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零六章 一趟黑车

作品:木叶之影流|作者:红叶知玄|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5 21:30:51|下载:木叶之影流TXT下载
  “影流”的基地,自然不是一个介意志村团藏来视察参观的地方,哪怕是羽生也不会阻止这样的事情……团藏是一个好人,不要把他当做潜在敌人来对待。

  重要的是现在的志村团藏,并不是那种精通封印术与结界忍术的忍者,大方的让他看看“影流”这边又有什么关系呢……当然,团藏是个好人是一切的前提,如果他是坏人的话,一些东西就算他看不懂也不会让他看的。

  嗯,“好人”是重点,“看不懂”不是。

  “羽生,你和你的组织,对昨天突发情况的处理做的很不错。”

  团藏的话听起来仿佛是已经承认了“影流”的存在一样……他很聪明,或许他已经隐约察觉到了“影流”的职能似乎与根部并不冲突这个事实。

  地下空间最深处的一个房间,是羽生的办公室,这里的陈设已经算是很有那种“机密、机要”场合的感觉了。两侧的墙壁上被掏出了整整两面立柜,立柜的一个个方形格子里摆着或是卷轴、或是书籍或是散装的文件,镶嵌在墙壁上的油灯跳动着橙色的灯火,将这个本应该很阴暗的空间照亮。

  羽生和团藏此时隔着一张桌子对坐,两人的身后的阴影正在随着灯火的跳动而俏皮的变换着形状,尽管现场的一切都让这俩人看起来像是不法份子在地下接头一样,然而实际上双方都是光明伟岸的正面角色。

  “不管是漂亮还是不漂亮,这都没有什么意义,团藏大人……处理内斗本身就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功绩,一个忍村的实力就是因为这种思想冲突和武力对抗而逐渐削弱下去的。”羽生说道,而且他这是明明白白的在讽刺团藏,但问题是团藏并没有听出来。

  甚至团藏还很认可的跟着点了点头,因为他也认为那种在出在村子搞内斗的人都是典型的人渣……可谓是,我狠起来连自己都往死里骂。

  “千手的尸体……”

  “我不知道昨夜的那些人的具体身份,但尸体的话已经妥善的处理好了,碳化物……团藏大人想要看一看吗?”

  哪怕双方都知道昨夜动乱的忍者是千手的人,但羽生也绝不会把那样的身份宣之于口。

  而现在那些千手已经熟透了,志村团藏如果想要吃口热乎的话,那么那些东西现在应该还保存着余温。

  团藏一阵无语,羽生的手脚真的是太快了……似乎这家伙的动作从来都是那么迅速。以团藏的想法来说,反正人死都已经死了,本着充分利用的原则,能研究一下那些尸体也是对木叶的一种贡献,然而羽生显然不这么想。

  “这是三代火影的命令,团藏大人……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羽生分明是在说事儿是按火影的意思办的,有意见的话得去找火影才对。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团藏深深地看了羽生一眼,他总觉得这货在炸毛,想了想之后,他才接着说道,“关于昨夜袭击三代火影的敌人的身份……现在已经查明了,是风魔一族的残党,他们因为对战争期间发生的那件事情的不满,所以策动了这次袭杀。

  这次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带回犯人们的尸体的……

  咳,几年前的那次事件里,被杀的风魔一族的尸体,我还保留着,凑出十九具来不是难事。”

  看看,什么叫做睁着眼睛说瞎话,风魔的坟头草都三米高了,这都能栽赃过去,简直离谱。

  但羽生还得给团藏挑个拇指。昨天的事情可以是任何人做的,甚至都可以是宇智波做的,但是就是不能是千手做的,所以现在团藏把责任都推给死人,是一种很不错的决断。

  “那我这就算是把尸体交还给团藏大人了,”接着,羽生又特别小声的问道,“几年前的尸体,不会露出马脚么?”

  这俩货……真的是正面角色吗?

  不过团藏办事真的缜密,几年前被灭掉的风魔一族的尸体都留到了现在,想来风魔一族的口感一般……这要是搁到现代社会,他就是那种QQ群里“你发消息、他截图留证据”的人。

  “不详细检查的话,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保存尸体的方法比较特别。”团藏说道。

  接下来他要做的只是把风魔一族的尸体拿出来,让人看出尸体身上的风魔特征,但却绝不会让其他人详细检查,这样的话事件就有所交代了。

  可谓是你好我也好,谁也没有受到伤害。

  “那就好。”羽生点了点头,团藏真要办事的时候,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有充分的证据、有说得过去的动手理由,那么三两句之后,凶手就被伪造了出来。

  这种说辞里唯一的漏洞就是昨夜的风魔一族未免太能打了一点,完全不同于大家对于风魔的一贯印象,不过这一点也不是不能糊弄过去……在举族被灭的情况下,还不允许人家仅剩的族人在几年内刻苦修行么?

  众所周知,训练就能变强,这对任何忍者来说都是你上你也行的事情。

  团藏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而就在双方商讨完了这件事情,他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羽生的下一句话却又让他抬起的屁股重新坐了回去。

  “团藏大人……火之国大名今次的举动,你听说了吗?”

  这个话题转的有点突兀,不过羽生还是信任团藏的。

  哪怕是后来的志村团藏,在他最具私心的举动之中,也勉强能说有为了木叶好的成分在,所以他对这个村子可谓是爱得深沉的……起码也得是自以为爱得深沉,这一点倒是不用怀疑。

  “嗯,听说过了。”

  团藏点了点头,实际上他倒是一点也不在意火之国大名对于纲手的企图,但是他在意大名想要通过纲手进一步往村子里伸手的举动。

  “大名大人,跳的有点厉害……忍村的具体事务本就不应该是他可以插手的。”团藏这样说道。

  在这方面,所有忍者的想法都应该是趋于一致的。

  忍村统筹军务,大名署理民事、政治、税收等等国政,这是一村一国制度确立之初就确定好的职责划分,不是一家一言、一举一动就能轻易改变的。

  “那位大人,先前就想对三代火影动手,而现在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难道还要让他进行第三次尝试吗?”

  羽生眼神波澜不惊,语气不急不缓,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火之国大名这个身份非常重要,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而与此对应的是,火之国大名究竟是谁,却不怎么重要。

  羽生大概不是那种喜欢杀戮的人,更不想制造复杂的政治事件,然而似乎现在已经不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

  与团藏的态度有些差异的是,团藏在意大名想要插手忍村的意图,他不在意纲手,然而对于羽生来说,如果大名想要插手木叶事物,那是要交由火影和团藏这些人来处理的事情,可如果大名想要利用纲手,羽生就绝不会安坐下去了。

  人都是有情绪的,所以再理智的人,也会有情绪,再冷漠的人,也会有感情。

  团藏身体前倾,很认真的对着羽生问道,“你要怎么做?”

  不是你要做什么,而是你要怎么做。

  某种意义上,团藏比三代火影要果断的多……这或许与他们的身份有关,根的首领不像木叶首领那样得考虑方方面面、做事的时候得瞻前顾后。

  但,肯定也与他们的性格有关。

  “把守护十二忍者调回来,更确切的说是想办法让大名主动把十二忍驱离,这样不管大名城发生什么,木叶都不会承担责任,而且……大名在几十年内都会明白木叶派出忍者保护他们的意义所在。”

  羽生的话有点模糊,但团藏听的一清二楚……前一个大名和后一个大名是不一样的。

  团藏的手指轻轻地在椅子的扶手上敲击着,没过多久,他开口说道,“我了解大名,那个人狂妄而怯懦,自以为聪明谨慎,实则只是喜欢谋划却又没有胆子承担一点责任而已……那种在温室之中备受溺爱而成长起来的‘贵人’,大抵都是这样。”

  团藏不只是了解大名,应该说他研究过大名,那岂不是说他早有意图,就算没有羽生,那也……

  “所以,你的要求不算难事,只要让他觉得十二忍不安全就行了。”

  “嗯,那三代火影……”

  “猿飞那边我去谈,他会默许的。”

  他总会默许的……团藏也很了解三代火影。

  如果一件事情对村子无害,火影就会置之不理;如果一件事放任不管的话,会对村子造成很大的坏处,但想要处理它的话却有点不和道义、会有一定的危害性,可它早晚需要处理的话,那么三代火影就会默许。

  …………

  于是,在场的两个人终于登上了同一辆黑车,分不清的是,究竟是羽生登上了团藏的黑车,还是团藏登上了羽生的黑车。

  不过这样的事情也没必要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