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一十二章 快乐减半的方法

作品:木叶之影流|作者:红叶知玄|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1-18 21:41:31|下载:木叶之影流TXT下载
  就在羽生陪着纲手赌钱,旗木准备开始潜入偷人的时候,另一个羽生已经身在大名的宫城之中了……是的,另一个羽生,这是非常常规的操作,因为只要是忍者,基本上就都掌握了分裂增殖的方法。

  而与旗木那边不一样的是,羽生的潜入地点这边至少有着三十到四十人的忍者队伍守备着,乍一听这个数量,都跟火影身边的守备力量有的比了,因此看起来大名的宫城肯定是戒备森严的,然而……实际上呢?

  至少羽生在进到宫城里的时候,与其说是“潜入”,不如说是吃饭喝水般的闲庭信步。

  现在的羽生,虽然不能说是身经百战,但也算是大战经验异常丰富了,他是实力派忍者。尽管他不是正统出身的忍者,然而他从老师那里得到的教育与知识却是最正统的忍者都得不到的那种。

  而大名现在雇佣的流浪忍者呢?一方面这群人的水平本来就很次,基本上能提炼查克拉就敢自称忍者,水平堪比木叶忍者学校的小一;另一方面,难道真指望雇佣来的流浪忍者能为大名认真工作么?凭什么?人家不过是来拿钱的,至于干活?看心情了,心情好的时候肯定会有那么几个人会多少干点人事的。

  要不说事情得跟志村团藏合作呢,如果不是团藏想办法让大名主动驱离原本守在这里的十二名木叶上忍的话,那羽生的潜入绝不可能这么简单。

  最起码那些上忍肯定是能察觉到入侵者存在的。

  羽生在宫城里兜兜转转,然后很快就找到了大名的寝室。

  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大名可能情绪有点紧张,所以羽生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堪入目的画面,甚至大名睡觉的时候仪态都正经的跟个人是似的,他非常的端庄,也有符合自己身份的高贵感。

  大名平卧,双手搭在自己腹部,甚至头发都非常整齐。

  怎么说呢,没什么戏看,羽生反倒是觉得挺失望的。他坐在高高的天花板下垂下来作为装饰用的横木上,盯着下面的人影看了一会之后,心说这样也好,以对方此时的样子来说,根本不用整理直接就能用来入殓了。

  羽生右手绕到身后,轻轻地将身后的长刀抽出,然后将锋刃垂直向下,稳稳地指向了下面的人的咽喉。

  再接着,他的身影从上方轻盈的飘下,如夏日柳絮、冬日吹雪,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锋利的长刀先是刺穿了对方的咽喉,接着刺入了厚实的、名贵木材制成的床板之中。

  锋刃刺入咽喉的时候,先是铁器本身异常冰冷的感觉被感知到,然后那伤口瞬间变得无比灼热,再接着,随着体内鲜血的不断涌出,大名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一点点的失去温度。

  羽生捏住了对方的颌骨,让他无法发出声音,喉咙处的异物感让大名开始粗重的呼吸起来。缺氧的感觉会使人奋力呼吸,然而他的动作越是剧烈,伤口处的失血速度也就越快。

  人在临死的时候都会求生,然而越是祈生,越是速死,越是速死,越是祈生。一条生命的最后时刻,并不滑稽,可陷入了那样的循环之后,一切就都已经变成了无解之局。

  死亡不紧不慢,一步一步的来临了。

  甚至哪怕到了最后的时刻,大名连袭击者的脸都看不到,只是从身形判断,那应该是一个年级非常小的人。

  那种年纪,他那样的贵族只会对着平民和侍者颐指气使,然而忍者却已经开始尸山血海、纵横杀戮了……

  是啊,是忍者呢。

  当锦缎织作成的床笫沾满了殷红的血液之后,羽生收回长刀,它怎么出鞘的就是怎么回鞘的,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做过一样。

  尽管羽生的动作无声无息,但蔓延出去的血腥气终究还是引起了守在大名卧室外的一个忍者的注意。

  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这时候羽生本应该离开了,可在注意到了对方的动静之后,他突然灵机一动,停下了脚步,又守在了寝室的门口。

  所以,当那个忍者进入卧室之后,没过三秒钟,他就去追赶敬爱的大名去了。

  为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羽生没有让这个忍者流血,而是直接拗断了对方的脖子,再接着,羽生提着这人的衣领,将他的尸体拖到了大名的床边,然后……将其往大名锦被中一塞。

  这并不是为了作妖或者出于恶趣味的举动,而仅仅是为了……杀人诛心而已。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羽生这间卧室的将门窗封死,然后翻身离去。

  …………

  “纲手,我们该离开了。”

  另一边,羽生凑到纲手耳边小声的说道。

  “什么?”

  纲手正笑脸洋溢,她在得到了羽生的提醒之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直到羽生张嘴无声的做出了“任务”两个字的口型,她这才算是明白了过来。

  “咳咳,”纲手轻咳两声,可就算她把肺都咳出来,也无法掩饰自己已经把任务彻底忘了的尴尬。

  “今天就到这里吧。”

  在所有人失望的目光与哀叹之中,她把手中的骰子往赌桌上一扔,然后准备离场。

  “大姐头,明天还来不?”

  “明天一定要来啊。”

  “我们等你,不见不散啊!”

  奇了怪了,对于纲手,赌徒们居然比羽生还要恋恋不舍的多。

  然而明天他们肯定不会再来了,这与纲手过没过瘾无关的主观情绪无关,只与羽生的钱包有没有瘪的客观条件有关——纲手是一个能以一己之力养活一家赌场并好几百赌徒的人。

  在赌徒们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中,羽生和纲手离开了这里,然后等两人来到了一个没有人迹的阴暗小巷之后,他们解除了变身术。

  纲手志得意满的伸了个懒腰,可惜她的身段没有长开,否则的话这肯定是个很好看的动作,然而现在的她只能让身旁的人感到自己很欢快而已。

  “羽生,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赌”对纲手来说本身就是很快乐的一件事,输赢确实是次要的,否则的话她也不至于逢赌必输还特别有瘾,所以哪怕输了不少(不是自己的)钱,她依然很高兴,所以她对接下来的任务也特别有动力了。

  “接下来……我们该撤走了,事情我已经办完了。”这么说着,纲手身边的羽生向着某个方向一指,就见另外一个羽生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羽生对着羽生点了点头,然后把干瘪的钱袋递给羽生之后,噗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这次的羽生可是严格按照他事先制定的计划完成了任务,面对这种罕见的情况,他本来是很高兴的,直到他接回了自己的钱袋。

  而纲手呢,本身也是非常高兴的,直到她发现了原来一直陪着自己的人居然只是一个分身……嗯,这是一种比较奇怪的反应,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在意羽生撇下她独自完成了任务,而是在意羽生居然只用一个分身糊弄她。

  但不管怎么说,让一个人的快乐减半的方法就是那么简单,所以羽生办到了,纲手也办到了。